媒體報導 Media Report

>News>回上頁
節目報導
15.Oct.2015

TVBS 一步一腳印

算起來,導盲犬引進台灣已經有15年以上,不過3年前,政府才完成立法,公共場所以及大眾運輸工具,不得拒絕導盲犬進入,而一般大眾則還不太清楚怎麼跟導 盲犬相處。惠光導盲犬中心專員于世雁:「我們在路上遇到導盲犬,有哪4件事情不能做?答案是不餵食、不撫摸、不拒絕,還有遇到牠可以大呼小叫嗎?」學童: 「不呼叫。」惠光導盲犬中心專員于世雁:「沒錯,不呼叫,恭喜。」

在一群國小學生的興奮騷動中,諾亞依然沉穩。惠光導盲犬中心訓練師蘇庭鋒:「其實我覺得,這是狗狗訓練穩定度一個很好的機會,我們為甚麼會帶訓練中導盲犬來宣導的原因,其實很大部分要讓牠習慣很多小朋友,然後讓牠就是在這種狀況下,牠還是很安定,就是可以躺在那邊。」

確實跟妹妹妮可比較起來, 哥哥諾亞定力加倍,這是練過的,回到訓練中心,諾亞跟搭檔訓練師蘇庭鋒,已經進入道路矇眼訓練的高階課程。惠光導盲犬中心訓練師蘇庭鋒:「你這樣戴眼罩, 你對牠也蠻有信心的。」學童:「其實我在發抖。」話是這麼說,人與狗的行動頗為迅捷。訓練師蘇庭鋒:「Forward,Good boy!」

當然指導員還是要在旁邊一 路盯著,黎惠芸一方面觀察,訓練上還有甚麼不足的地方,也要維護一人一狗搭檔的安全,台灣的人行道真的不好走,上上下下坑坑疤疤,而過馬路時轉彎車,也未 必會去注意行人的狀況,這位小黃運將當時大概正為哪裡比較有客人思索著,就這樣在斑馬線上停了下來,也讓諾亞跟著在路中央,遲疑了一陣子。惠光導盲犬中心 指導員黎惠芸:「他(訓練師)就是用,很多的方法去鼓勵牠,你沒有關係,你可以走,久而久之,牠就發現原來牠可以走過去,只要能通過就OK, 蠻重要的部分就是說,我們是想要融合在,就是說他們平時,到時候會這樣子,在生活上去做的就對了。」

這也是惠光基金會,近年來致力於導盲犬訓練本土化的原因,希望減少狗狗再適應環境,額外要耗費的時間與金錢,而在民國95年4月7日,台灣更有了第一批土生土長的導盲幼犬。

那天惠光的工作人員,陪著導盲犬媽媽艾瑪從半夜熬到天亮,第一隻,然後二三四五六七。惠光的作人員:「艾瑪,好棒,艾瑪,還不只特別的小寶貝,OK嗎?OK很健康,正在拍牠,第八隻,可以叫八寶粥了啦。」

8隻寶貝,8隻黑壓壓在床上扭來扭去的,小小拉不拉多,由惠光的保母照顧到2個月大,接著就前往寄養家庭接受社會化與生活習慣訓練,其中老二、老三、老六還真是「狗別一年,刮目相看」。訓練師林怡容:「艾瑞斯,Forward,Steady,Good boy,艾瑞斯。」

艾瑞斯是八寶粥,當中的老二,也已經受訓半年了,臨時搭的小迷宮雖然簡單,倒也足以讓狗狗練習幫主人找路,還有很重要的,練習幫主人去「看」,手杖碰不到的障礙物。訓練師林怡容:「Watch,艾瑞斯,Find the chair。」

走過迷宮,找到一把空椅 子,對狗狗們來說,像是尋寶一樣有趣,未來也可以,幫助盲人朋友,找到位置而不會,坐到別人身上,艾瑞斯看來是個天真的男生,雖然剛剛訓練有點小出槌,牠 還是開開心心,沒關係,導盲犬要出師,通常要1年時間呢。惠光導盲犬中心指導員黎惠芸:「艾瑞斯,你可以看到,牠就是個性比較不穩定,就是非常地調皮搗 蛋,就是說很容易High起來,很容易很開心的話,我們會找一個非常穩定,可能就是講話很輕柔很穩定,然後情緒起伏不大的那種(主人)。」

像諾亞的話,牠比較敏感一點,我會找主人會是比較,跟牠一樣的,差不多就是說,不會太過於敏感,可是也會比較說,比較纖細的那一種。而現在牠們最親近的,就是上班下班,上課下課,與牠們幾乎寸步不離的訓練師,或者再加上這兩隻用來讓牠們,「見世面」的黑貓。

有趣的是幾位訓練師,只有剛剛錄影帶中擔當八寶粥接生重任的于世雁,念的是動物科系,蘇庭鋒與林怡容原本是社會相關科系,黎惠芸念的則是國際關係。惠光導盲犬中心指導員黎惠芸:「也是一種機緣,因為覺得這個職業,是非常地有趣就對了。」

不過並不是愛狗,想要跟這 些可愛狗狗,時時刻刻在一起的人,就可以來當導盲犬訓練師。惠光導盲犬中心指導員黎惠芸:「因為牠將來是要在路上,很認真,就是負責一個盲人的生命在手 上,所以你必須要有時候,你要割捨掉一些情感,就是那種情緒上的東西,你不能只是寵愛牠,你必須要黑白分明,牠做不對的時候,牠就是必須要,你就是必須要 跟牠講,那是不好的。」

其實這是另一種愛吧,因為 把狗狗當獨立生命,不是人的玩具,相信狗狗能從未來的重責大任中,得到成就感與快樂,不過比較起來,台灣的導盲犬發展,比起歐美甚至鄰近的日本,腳步都慢 很多,國際導盲犬聯盟推估導盲犬與視障者的比例,應該是一比一百,不過台灣有將近5萬名視障者,導盲犬數目卻不到應有數量的十分之一。

惠光導盲犬中心指導員黎惠芸:「常常也會覺得說很沮喪,覺得說怎麼會,就是說這個工作讓我有點沮喪,可是當使用者接到狗,然後他用了狗,他跟我講,謝謝你,我覺得很棒,就是有這隻狗真的很棒,那一刻,我就覺得很值得。」

很棒的導盲犬,例如說5歲 半的黃金獵犬Polo,主人林幼像是所有驕傲的媽媽一樣,急著展示孩子最新的本事,Polo知道哪裡是餐廳會帶媽咪去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那邊 有家池上便當,之前有去吃過一次,我想說那個地方,可能會好找一些,那我就帶著牠走,我就跟他講說,帶媽咪去吃飯飯,結果牠就在那個,池上便當門口就停下 來,那時候我就問一下說,牠為甚麼在那邊停下來,就問一下,請問那個池上便當在哪邊?喔池上便當就在我們這裡呀,我說真的嗎?她說真的,你要吃甚麼飯,哇 我開心,我就抱著牠跟牠說,Good boy!」

林幼說在這以前,要是其他孩子不在,她就只能吃吃麵包,甚至連要出門也提不起勁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你拿手杖,就是假如你有些心情,也會有低潮的時候,你拿著手杖,你要去哪裡,真的沒有辦法走出去,那有牠之後呢,你可以隨時,Polo我們出去玩,牠就很開心。」

等一下林幼也要出門去,要 「等一下」,因為沒想到Polo也真能忍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欸,跟你們聊天聊聊聊,我還沒給牠吃早餐欸。」記者:「真的喔。」導盲犬Polo 使用者林幼:「啊,對啊,這個關節爽,牠很賊喔,牠會把那個,你沒有叫牠吃完,牠會把藥留下來喔。」

真的像媽媽與孩子,雖然是數落,感覺得出心裡是疼得不得了的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Polo,Polo,要去了,要去了,要出去玩了,喔,怕我打到牠,好,可以走了。」

林幼要去附近的醫院,她的眼睛因為遺傳性的視網膜病變,在30歲那年就完全看不見了,不過對天氣變化,還是有些敏感,要去拿個藥。醫護人員:「眼科在二樓。」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好。」

一般不准寵物入內的醫院, 知道Polo是不一樣的,回顧2、3年前這對「母子檔」,吃過不少閉門羹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每次要去哪邊,都要解釋半天,而且有的更可惡是, 你導盲犬,導盲犬還是狗啊,現在是會有人幫忙解釋,這是導盲犬,是很乖的,讓牠進來吧,好,可以了,OK啦,謝謝,Up good Polo。」

不過,開藥還要等一下,Polo也很耐等,林幼說,有次她去看牙,Polo就乖乖在旁邊,趴了一個多小時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你甚麼動作,牠就知道你要幹嘛,你在這裡,如果沒有想要走的樣子,牠也知道。」

Polo是乖巧又聰明,不 過也因為聰明,有件事情牠是很有想法的,Polo堅持只要出門,不管「媽咪」需不需要,一定要去搭捷運,雖然有時候讓林幼有些頭大,不過講起來,Polo 還是千般好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當我在走台北火車站,台北捷運站,那個要轉乘的地方,那是很多人,有時候碰到假日,我拿手杖根本打不出去,有些 人會撞上去,踢到我的手杖都歪掉,那有牠不一樣。」

那種差異很大,不過這段路 上,我們也注意到了,再怎麼靈巧聰明的導盲犬,有時候還是需要人助一臂之力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出口左邊、右邊,右邊,來,Polo Right OK,Find the way,It’s OK,Find the right,Good Polo straight。」

這就要說到,路上遇見行進 中導盲犬,除了「四不」以外,還有「一問」,要請大家幫幫忙,就是主動詢問提供協助,對於大家的善心,林幼滿心感激。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我的人 生很好玩,50歲開始學走路,然後到52歲的時候,就有一部腳踏車,就有了Polo,就像腳踏車,搖搖擺擺的,因為剛開始,牠走路超快的,然後跌跌撞撞, 然後現在,我有一部賓士轎車了。」

導盲犬Polo使用者林幼:「一開始這樣子,都不懂的狗狗,要訓練到牠可以導盲,牠可以知道是盲人,要怎麼去跟盲人帶路這樣子,真的超……辛苦跟耐心,才有辦法塑造,導盲犬這麼乖,然後這麼懂事,這是我最感謝的,就是寄養家庭跟指導員。」

而寄養、寄宿的家長們,其 實也不圖這句謝謝,就像很多做父母的,盼望孩子成為有用的人,他們只單純希望家裡的狗狗,能幫助到一些人,所以願意在撫養狗狗一段時間以後,割捨下這份感 情,妮可的「姐姐」許淑惠,現在就常常在自我心理建設。妮可寄宿家長許淑惠:「牠以後如果能夠成功的話,因為牠不一定能成功,可是牠如果能夠成功的話,那 牠真的很棒,我也會覺得牠很厲害,會覺得很高興,就算是有點難過,可是我也會很高興。」

講著講著,眼淚還是冷不防要流出來。妮可寄宿家長許淑惠:「牠如果能夠,繼續工作的話,能夠開始上路的話,以後我們還是看得到牠,偶爾嘛,對不對,我們知道牠在某個地方,正在努力當中,那也很好啊。」

而對於這些導盲犬,人們又該怎麼來說謝謝呢?Onor主人:「Onor come,Come here,你好乖喔你。」

Onor,7歲半,捲毛獵犬加拉不拉多,不久前因為,檢查出有心臟病,退休了。Onor主人:「Wait wait……,真的超強欸牠。」

更讓大家佩服不已的,Onor吃完餅乾,嚼起樹枝、青草,架勢彷彿是一隻羊。Onor主人:「雖然牠很愛很愛之前的主人,可是那個還是一種,可能就是工作上的一些壓力,因為畢竟還是視障者,牠必須為視障者的安全負責任,

那牠卸下這個工作之後,牠蠻確定跟Julia已經住了2、3個月,非常確定說,啊她就是Julia,就是我的新主人這樣,所以牠就是漸漸地看出來,變得非常活潑。」

Onor現在的主人原本擔任寄宿家庭的任務,現在收養了Onor,要讓牠頤養天年,新主人堅持不在鏡頭前講話,是怕自己也突然情緒崩潰吧。

獸醫說,Onor原來不只 有心臟病,還有血管逆流,隨時可能死去,沒辦法預防,也沒有藥可以醫。Onor主人:「收養老狗就是這樣,因為很多人可能,希望從小養到大,對呀,一方面 我們會跟他們解釋說,所謂老狗的話,就是可能會有一些身體上的疾病,像可能心臟病,或也許有一些,髖關節的問題,或是一些疾病上的問題,可能就是將來會在 醫療上面,也許會比較多負擔一點,可是當我們就是收養家庭,當我們一跟他們解釋說,這是導盲犬,就是說是退休之後導盲犬,其實很多人都會很願意說去當這種 收養,因為他們都覺得說,牠為了視障者服務這麼久,所以也是該把牠們當寵物那樣,好好地對待牠們,讓牠們可以快樂度完最後的一段日子。」

因為有愛,所以願意付出,即使知道失去,可能就在不久之後,這些導盲犬們,不只為盲胞指路,也為人心點起溫暖的光。

的確希望有更多人,願意嘗試來做這樣的寄養家庭,不論在導盲犬開始去幫助盲人之前,訓練的那段或者是在導盲犬退休之後,收養牠們,幫助安養天年的那段,其實這些寄養家庭,就跟之前我們也看到指導員訓練員一樣,其實非常辛苦。

重點不只是他們愛狗,或者是喜歡玩狗而已,因為他們也知道,當他們在訓練這些狗的時候,畢竟到時候盲人的生命,是要交在這些狗的身上的。